龙岩大道高架桥工程喜迎通车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1-06 10:25:38   浏览:11 次 [返回]


10月30日,龙岩大桥实现全线通车。大桥通车后将完整连接中心城区南北老城区,缩短市民交通出行时间,拓展城市发展空间。

龙岩大桥工程南起华莲路交叉口、北至爱亭路交叉口,工程全长3.4公里。大桥分为桥梁和地面道路两大部分,其中桥梁总长2330米,主桥全长340米。在西陂路、人民路各设置上下匝道,跨越6条城市主干道、2条铁路、1条河。大桥定位为Ⅱ级城市交通主干道,采用双向六车道,主线设计行车速度60公里/小时。

自开工以来,龙岩大桥在施工过程中打破了一系列外部环境的限制,先后取得超大球铰安装、宝石形主塔封顶、独塔单转、塔梁共转等施工建设成果。今年4月,龙岩大桥通过钢箱梁斜拉桥二次转体施工(独塔单转和塔梁共转)技术,完成了百米高万吨主塔逆时针69度旋转,开创世界先河。四个月之后,项目再次完成逆时针21度角水平二次转体——塔梁共转。两次转体一举创下国内钢箱梁转体斜拉桥重量、国内转体桥悬臂长度以及国内单塔转体桥长度三项“全国之最”,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超高水准。


一座桥,承载一条河的记忆;

一座桥,展示一座城的风景;

一座桥,开启一群人的梦想。

2020年10月30日,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这天,龙岩大桥在无数人欣喜和企盼的目光中耀世而出,喜迎通车。

站在大桥上极目远眺,它光洁的桥身,犹如展翅的飞鸟;高耸入云的桥塔,斜拉起无数钢缆,好似一颗宝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惊艳着路人的目光,成为龙岩地标性建筑。

一座大桥

连接南北 变通途

过去,龙岩中心城区城南与城北,隔了一条河,两岸居民往来很是不便。

家住中心城区爱亭路附近的居民,若想要前往市行政服务中心,至少得花上半小时。尽管两地直线距离才3公里,但受漳龙铁路、龙厦高铁的“阻挡”,龙岩大道在人民路无法继续向北延伸,导致人民路与爱亭路之间形成1.5公里的“断头路”,明明在一条直线上,却不得不绕道。

今天,龙岩大桥通车了。

它的贯通将龙岩中心城区城南和城北连成一片,不仅串起整个中心城区,将中心城区路网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更标志着中心城区南北中轴线,城市主干道交通“瓶颈”得以疏通,登高西路、人民路、龙腾路、罗龙路、双洋路等多条城区道路的交通压力得以缓解,城市发展空间得到进一步扩展。

一份担当

攻坚克难 迎考验

2009年,龙岩大桥项目被列入市委、市政府议事日程。2012年,龙岩市委、市政府决定启动龙岩大桥的建设准备工作。作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主力军”的龙岩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也义无反顾地承担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龙岩大桥工程南起华莲路交叉口、北至爱亭路交叉口。大桥分为桥梁和地面道路两大部分,其中桥梁总长2330米,主桥全长340米,全线双向六车道,引桥部分宽26米,主桥部分宽36.2米。桥梁设计为非对称独塔双索面钢箱梁斜拉桥;主塔为“宝石”型桥塔,塔柱高度为116米,总重达2.366万吨,转体悬臂长达173.75米;在西陂路、人民路各设置上下匝道,跨越6条城市主干道,2条铁路,1条龙津河。

大桥虽无言,却凝聚着建设者的智慧与汗水。

龙岩大桥从蓝图到现实、从第一根桩基到整桥通车,这背后凝聚着建设者们的智慧和汗水。项目开工序幕拉开以来,龙岩大桥项目面临着周围环境复杂狭小,地下溶洞地质复杂,地下岩层坚硬、地质条件恶劣等问题。

特大溶洞,更是成为了龙岩主桥建设的瓶颈。

2013年4月,主桥工程开展地勘时发现,主桥下方存在巨大溶洞。施工中,溶洞层层贯通,呈串珠状一个接一个,犹如一串串冰糖葫芦,最大溶洞高达29.3米,相当于10层楼高,最大溶腔平面相当于6个篮球场。

主塔设计桩基21根,其中有16根需穿过多层溶洞,在如此脆弱的岩层上进行桩基施工,无疑相当于在鸡蛋壳上面打洞。这21根桩基长度普遍在60米以上,最长达84米。由于岩层以上覆盖层较薄,造成桩基入岩长度超长,最长达79米,这在全国范围内十分罕见。

前业不可荒废,困难不容逃避。面对史无前例的挑战,建设方龙岩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施工方中建六局,3次组织全国地质专家,为研究攻克溶洞难题献计献策。在龙岩大桥的建设日志上,记录着一个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2014年10月,第一次研讨交流会提出,桩基岩层部分采取旋挖钻钻进,在溶洞区域采用冲击钻人工造壁方式处理溶洞。

2015年3月,再次召开溶洞处理攻关会,提出采用逐桩施工方式,溶洞处理时将袋装黏土改为块状黏土或球泥,加大级配片石比例,添加袋装水泥。进入岩面时,采取重锤、轻打、快提,穿越溶洞时采取反复造浆措施,及时补浆。

2015年9月,在龙岩中心城市“一环一轴”指挥部及督查组推动下,贵州、深圳等岩溶发育地区多名岩溶处理专家,对前期方案进行再研究、再论证后,提出采用旋挖钻分级扩孔,钢护筒逐级跟进施工方案。

2016年4月17日,龙岩大桥主桥第一根桩基最后一立方砼浇注完成,龙岩大桥项目地下大型溶洞成桩技术难题终于被成功攻克。

龙岩大桥,打赢关键一役。

一种执着

精益求精 显实力

经受了特殊地质条件的考验与洗礼,顺利完成主桥桩基,施工又迎来另一大考验,许多工程技术更是从零开始逐步摸索。

由于项目采用转体施工工艺,而实现转体的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球铰的施工。什么是球铰?球铰是一种空间的连接铰,通俗点说就是一个球形的磨盘,下磨盘为凹球面,上磨盘是凸球面,下磨盘与主塔基础相连,上磨盘承载着主塔、主梁的重量,通过牵引索带动上球铰转动,最终实现塔梁转体。

龙岩大桥球铰转体系统总重达200余吨,且需要承受25000吨的超大重量,相当于2.5个埃菲尔铁塔,是目前国内所有2万吨以上转体桥所使用球铰的原型球铰。龙岩大桥所用球铰包含1758个滑块,在运抵施工现场之前,便对这1758个滑块进行预拼装实验,使其承重力达到最大,之后便将滑块与其嵌槽一一对应,统一编号,保证每一滑块位置的唯一性和固定性。现场安装时,施工人员要寻找到与滑块编号一致的嵌槽,对应落座,保证其形成一个平滑球面,与上球铰完美契合,不留一丝缝隙,保证整个曲面承受重量,保证球铰的承重力。

2018年11月5日,随着雷鸣般掌声的爆发和震耳的欢呼声,龙岩大桥项目主桥球铰转体系统安装顺利完成,向实现转体施工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同时也标志着中国建筑在大体积、大重量转体桥施工领域的新突破。

每一小步的成功,都记载着龙岩大桥的成长,终使其以最完美的姿态呈现在龙岩人民面前。

一心坚守

华丽转身 勇创新

创新是驱动不断前行的引擎,更是龙岩大桥建设者持之以恒的精神。在全体建设者的奋力攻坚、顽强拼搏、坚持坚守下,龙岩大桥取得诸多节点与技术上的突破,创造了多项全国之最:转体重量最重,转体旋臂最长,转体梁宽最宽。

由于龙岩大桥主桥工区南邻罗龙路,北靠龙津河,东临两条龙厦铁路和漳龙铁路,施工区域狭小,可谓“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施工难度巨大。龙漳高铁线是Ⅰ级客运专线,每天有近120班列车经过,按照常规的施工方法,主塔施工时距离铁路的最近距离不足6.5米。

为突破施工条件限制,参建各方经过大胆假设,精心论证,最终决定创造性开发“水平二次转体”施工工艺,在原“塔梁共转”的基础上,增加一次“独塔单转”,将桥塔施工现场距铁路的距离拉开至20米左右,一举解决涉铁安全风险难题。

“独塔单转”即“宝石”型扁平状主塔先以平行于铁路的方向进行修建,使主塔塔身距离铁路的最小距离从6.5米增大到接近20米。主塔施工完成后,再原地转体69度到达预定位置。与以往“塔梁共转”不同,这种“独塔单转”在世界斜拉桥建设中尚属首次,重心相较于塔梁共转提升约15米左右,降低安全风险的同时带来了巨大的技术挑战。

2020年4月10日凌晨,龙岩大桥约1.6万吨“宝石”型扁平状桥梁主塔,圆满完成逆时针69度转体,在龙岩夜空中上演一场精彩的“空中芭蕾”。开创世界钢箱梁斜拉桥二次转体施工(独塔单转和塔梁共转)的先河。

2020年8月27日凌晨,龙岩大桥完成逆时针21度角水平二次转体——塔梁共转,一举创下三项“全国之最”。国内钢箱梁转体斜拉桥重量、国内转体桥悬臂长度以及国内单塔转体桥长度三项之最,转体重量为23660吨、转体悬臂长为173.75米、单次转体长度为323.45米。

10月20日,龙岩大桥进行灯光调试,亮灯的一刹那,似一颗闪耀的明珠,照亮了城市。见到如此美景,见证它成长的建设者和市民们纷纷拿出手机与龙岩大桥合影留念。

在夜色的映衬下,龙岩大桥流光溢彩,五彩斑斓,点缀在大桥上的可变定制光源,犹如拱卫在主塔“明珠”周围的点点繁星;每当光影变幻打在索面,就像一双无形的纤纤玉手拨动琴弦,在弹奏一曲美妙的乐曲。在城市建设发展的乐章中,龙岩大桥无疑是一个高亢的音符,谱写了一段新时代的“铿锵律曲”。

没有经过雨露滋润的花朵,不能娇艳摇曳;

没有经过狂风洗礼的燕子,不能振翅翱翔;

没有经过春雷炸响的蚕蛹,不能破茧而出。

从想法萌生到梦想成真,龙岩大桥承载着龙岩市民太久的等待,今日大桥通车,打通了中心城区城南与城北“阻隔”,也将迎来龙岩发展崭新的一页。

下一篇:市委书记李建成督导城市交通路网重点项目建设工作